簫正寒走了,顧青辭和閻四娘圍坐在小几旁,就著剛煮好的一壺花茶吃起了桃花糕。